孔德信息网

601968年墨西哥夏季奥运会图形立意鲜明,但在具体呈现时

简介: 601968年墨西哥夏季奥运会图形立意鲜明,但在具体呈现时,数字“68”与奥运五环交错,变成一个难以辨认的元素。

最近,奥运会会徽的设计再次成为争议焦点,但我们也不要忘了,几十年来,各色奥运会徽为我们编织了多少丰富多彩的意象。

各元素之间缺乏视觉相关性,意象不明。

得分:20(满分100,以下同)1932年普莱西德湖冬奥会意象明确,但有欠优雅。

色彩的使用颇有成效,能帮助理解。

字体排印怪异,令人不适。

得分:301932年洛杉矶夏季奥运会简直是一场视觉灾难;把五环、月桂枝和代表美国的盾牌全部叠加起来,实在不可思议。

字体排印和图像各走各路,毫无关联。

251936年加米施-帕滕基兴冬奥会平淡无奇,图形没有任何冲击力,但至少容易理解。

401936年柏林夏季奥运会匪夷所思,且缺乏重点。

奥运五环在鹰和钟的挤压下变形。

各元素之间毫无关联,效果呆板乏味。

1948年伦敦夏季奥运会这个会徽告诉我们,并非所有的意象都能互搭。

371952年奥斯陆冬奥会五环背后的建筑形状至今仍是个谜,就算重叠起来也没什么帮助。

391952年赫尔辛基夏季奥运会建筑和五环之间排布怪异,以至于让人看过就记住了。

1956年科尔蒂纳丹佩佐冬奥会山的自然形态与奥运五环颇为相契。

会徽边缘的复杂性创造出一定的能量,但也有些碍眼。

451956年墨尔本和斯德哥尔摩夏季奥运会与其说是奥运会会徽,倒不如说是藏书票。

恰到好处地将五环包裹在内,与环形的字体排印相映成趣,让人眼前一亮。

801960年罗马夏季奥运会使用单一的雕塑图形,将罗马的象征、年份以及五环结合在了一起。

1964年因斯布鲁克冬奥会元素布局清晰,虽然对一般大众来说,取自因斯布鲁克纹章的白色图形有些费解。

701964年东京夏季奥运会文字经过恰当的删减,没有任何不明确之处。

921968年格勒诺布尔冬奥会花朵图形传达的信息有限,却使徽标显得过于繁杂。

601968年墨西哥夏季奥运会图形立意鲜明,但在具体呈现时,数字“68”与奥运五环交错,变成一个难以辨认的元素。

1972年札幌冬奥会所有视觉元素构成一个清晰而有力的布局。

风格化的雪花设计不同于奥运宣传中的其他常见元素,显得别具一格。

:801972年慕尼黑夏季奥运会这个图标将奥运会的历史典故一概摈弃,连五环都省了(图形常常脱离五环单独使用)。

抽象图形冲击力不小,但它几乎能用于任何活动。

既然它没有着意表现奥运,我们也很难对它的“表现力”加以评判。

501976年蒙特利尔夏季奥运会五环经过变形,成为蒙特利尔的首字母“M”。

1980年普莱西德湖冬奥会该会徽旨在象征左侧的奥运柱和右侧的阿迪朗达克山脉相结合。

但最终结果是一幅难以辨认的怪异图形。

图形带有某种能量,但含义模糊,难以自圆其说。

1980年莫斯科夏季奥运会俄罗斯塔上面是一颗红星,下面是奥运五环,构成一幅两头尖的怪异图像。

(后续版本中的)字样明显是添上去的,与图像毫无关联。

1984年萨拉热窝冬奥会要是没有针对徽标的文字说明,人们可能很难看出这是雪花图形;无论是这枚雪花的奇特构形,还是它的含义,都让人充满疑惑。

好在,五环和(后续版本中添加的)“萨拉热窝’84”字样还算直截了当。

:601984年洛杉矶夏季奥运会移动的星星效果卓著,出人意料。

其他元素是直接添加上去的,但并没有显得格格不入。

1988年卡尔加里冬奥会官方解释是,徽标由“加拿大”英文单词的首字母“C”构成。

不过很遗憾,最后的图形更像是伊斯兰符号而非奥运会会徽。

1988年汉城夏季奥运会虽然这个徽标给人以陌生感,但冲击力不小,而且与下方的五环形成一种呼应的感觉。

火焰中的“X”与下方的蓝、红笔画让人摸不着头脑。

1992年巴塞罗那夏季奥运会这枚徽标有着出人意料的说服力。

代表人体的三个笔画与“巴塞罗那’92”字样及五环比例匀称。

851994年利勒哈默尔冬奥会蓝底方框中的白色图形类似建筑,但如果告诉你这不是体育场,那就非常费解了。

“利勒哈默尔’94”字样置于五环之下,促进了徽标的协调一致感。

1996年亚特兰大夏季奥运会就算你推断出来,这是一幅希腊柱支撑火焰状星星的图像,你还是会有种“想法很好、但效果差一截”的感觉。

最后,它也没有将所有元素融为一体。

1998年长野冬奥会由运动中的人体构成的花朵图形很有说服力,并充满活力,让人很想参加这场盛会。

2000年悉尼夏季奥运会绘图和字体都采用富有表现力的笔触,整个徽标给人以和谐感。

:782002年盐湖城冬奥会雪花图像旨在代表山顶的太阳,并反映当地地貌所呈现出来的色彩。

2004年雅典夏季奥运会代表奥运的橄榄枝呈现手法出人意料,让人眼前一亮。

902006年都灵冬奥会这个标志含糊不清,难以理解;与技术的关系体现得不够充分。

2008年北京夏季奥运会红色色块中的白色人形以及下方字样都采用了毛笔笔触,呈现出中国书法风格。

2010年温哥华冬奥会核心人形意义模糊,容易造成理解障碍。

虽说它代表了加拿大,但我猜,大多数人不会一眼就认出来,最终能不能认出都很难说。

就图形而论,徽标还算美观,布局也恰到好处。

2012年伦敦夏季奥运会和所有超越常规的事物一样,这一图标也颇具争议。

在我看来,这堆图形的集合并不好看,但出格的设计让它久久留存于人们的记忆之中。

2014年索契冬奥会这一设计偏离了奥运会会徽的历史惯例,无法和其他会徽在同一框架下评判。

但坦白说,我觉得它既不得体,也没有吸引力,其外观并不能激起人们参与这届奥运会的愿望。

2018年平昌冬奥会该设计再次提醒我们:符号所指要让人能够理解,这一点至关重要。

这个标志的含义错综复杂,不可能一看便知。

2020年东京夏季奥运会本届奥运会会徽的最终方案引发了诸多争议,但这一引发的思索令人着迷:图形艺术中,抄袭的本质究竟是什么?

待定2022年北京冬奥会这个徽标试图把图像和数字“2022”统一起来,结果让“2”显得像字母“Z”,这固然解决了一些问题,但也带来了一些新问题。


以上是文章"

601968年墨西哥夏季奥运会图形立意鲜明,但在具体呈现时

"的内容,欢迎阅读孔德信息网的其它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