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德信息网

2018年,当美国副总统彭斯在华盛顿智库哈德逊研究所做了一次演讲

简介: 2018年,当美国副总统彭斯在华盛顿智库哈德逊研究所做了一次演讲,演讲的内容指责中国已经成为美国最大的“威胁”时,就有许多人觉得相似的场景又来了。

学过近代历史的很多人都知道丘吉尔的一次演讲,在1946年,英国前首相丘吉尔在美国富尔顿宣称“从波罗的海边的什切青到亚得里亚海边的底里雅斯特,一幅横贯欧洲大陆的铁幕已经拉下。

”由此,“铁幕”开启了以苏联和美国分别为首的两大阵营长达45年的冷战。

2018年,当美国副总统彭斯在华盛顿智库哈德逊研究所做了一次演讲,演讲的内容指责中国已经成为美国最大的“威胁”时,就有许多人觉得相似的场景又来了。

美国的副总统彭斯不用回到很多人都知道了,美国这位副总统彭斯不可能有丘吉尔的预测能力,今天的世界也不具备当时开启铁幕的条件,今天的世界更多充满包容,没有严重的对立的意识形态,也没有只有两个超强国家来左右世界,多极化成为趋势,是一个彼此有摩擦还需要交往的社会,而当年的铁幕,存在严重的意识形态的分歧,就是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而美苏两强无人能及,形成的利益集团又是很强大的,在这两点都不具备。

那美国的副总统彭斯到底是什么角色,他的话有多重分量,那我们先了解一下美国的副总统,很多人记住美国总统,而不知道美国还有副总统,美国副总统是美国总统的第一继任人选。

当在任的美国总统出缺(于任内死亡、辞职或者遭到弹劾)时,副总统将继任,成为新一任的美国总统。

目前美国联邦行政机关中,只有总统及副总统两个职位是由选举产生的。

根据美国宪法的相关规定,副总统兼任“美国参议院议长”一职。

通常情况下,其在参议院不具有投票权,仅当参议院的100位议员表决结果为平局时,副总统的投票有实际决定权,即关键性的一票。

因此,副总统是整个联邦内所属两个机关的官员。

副总统可能会被总统委任以其他权利, 但是美国宪法规定,副总统不得拥有行政实权,所以在这些时候,副总统仅仅是作为总统的代表人来行使相关权力。

总而言之,副总统的象征意义远大于其实质意义,美国现任副总统为麦克·彭斯,就是今天那我们说的这位。

中美guanxi尽管美国副总统算个虚职,但名头也在那里,也是有一定影响力,不论对错,说一些不利中国的言论,我们也应该给予一定的回应,必定大家都要有力有理有据的说,而不是像这位副总统那样,失理失利失节得就开口说话,说一定不负责任,只是为了吸引眼球的言论。

并未从战略高度准确抓住中美关系中竞争与合作并存的实质,将中美关系简单地称为“竞争”,属于将现象误解为本质,忽略了中美关系的复杂性,罔顾自建交以来双方形成的在各领域相互依存的事实;其次,彭斯所炮制的中国若干“罪状”缺乏现实依据,是将见诸媒体的形形色色报道凑在一起的大杂烩;最后,彭斯演讲中对中国的主观臆断让人一眼看穿其极限压制的歇斯底里和为选举造势的拙劣手段。

彭斯演讲表明,对不再拥有绝对领先地位倍感焦虑的美国已经急不可耐地卸下伪装,暴露出赤裸裸的霸权本质。

好像很多国家都干涉美国大选,这个美国也在在乎自己了吧,几乎同时的美国国土安全尼尔森的讲话,可谓是美国中自己人对他这番指责的打脸。

特朗普在联合国演讲中大肆攻击抹主义和, 中国早已不再以单一的意识形态分歧作为外交政策的基点,而是强调不同文化之间的求同存异,和谐共存。

事实上,中美经贸合作是双方优势互补的自然结果,贸易顺差反映在中国,但“利益顺差”却留在了美国。

美方对此早就心知肚明,却仍别有用心地揪住其货物贸易赤字大做文章,在美方挑起贸易摩擦后,美国对外贸易的现实表现却并不如美国所愿。

在美方祭出两轮关税加征的“利器”之后,美国对中国的逆差不降反升。

  美国大选彭斯此次演讲发表于距11月美国中期选举一个月的时候,其时机的选择非常耐人寻味。

因而,中期选举实质上就是美国选民对特朗普的中期考察。

在面临内有建制派和民主党的虎视眈眈,外有四面出击却并未遂愿的困境下,选择一个假想敌操纵民意,就成了特朗普副手彭斯的最佳选项。

为了把文章做足,彭斯选择中国作为目标,配合特朗普在国内以及联大上咄咄逼人地指责中国的攻势,试图为中期选举进行最后的冲刺,并预先找好失利后的借口。

  美国的副总统彭斯对于中美关系出现的问题,美国应当本着对两国和世界负责的态度,寻求积极的、建设性的解决之道,而不是玩火,在涉及中国核心利益的问题上不断挑衅中国,对中国实施战略讹诈。


以上是文章"

2018年,当美国副总统彭斯在华盛顿智库哈德逊研究所做了一次演讲

"的内容,欢迎阅读孔德信息网的其它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