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德信息网

哪怕是一些对欧洲人抱有敌意印第安人也不能阻挡毛皮贸易的“魅力”:“

简介: 哪怕是一些对欧洲人抱有敌意印第安人也不能阻挡毛皮贸易的“魅力”:“这些谨慎的印第安人会走到海边那些碎浪最猛烈的地方的礁石上,而我们只能划着小船接近,等他们用绳子把他们愿意的物品送下来,同时他们还不忘大喊着提醒我们不许靠

关于欧洲人,特别是荷兰、法国和英国能在北美洲建立起殖民地并推行的原因有很多,但总是有一个重要原因会被大家遗忘,即毛皮贸易!

其实大家完全可以直接将北美殖民地扩张的历史看做是北美-欧洲毛皮交易的历史,因为毛皮贸易是欧洲人对北美洲东部殖民的重要助力!

欧洲人“发现”、接触北美洲的历史非常早,甚至比哥伦布发现“新大陆”还要早将近500年!

11世纪初,来自欧洲斯堪的那维亚半岛的维京人就已经在北美洲东北部建立了定居点,但维京人的定居点并没有维持多久就在当地印第安人的剧烈反抗中而崩溃,所以很多人都不知道这段历史。

维京人被印第安人从美洲赶走ps:维京人还记录了关于欧洲人和印第安人进行毛皮交易的第一手资料:“他们拿动物毛皮和我们以物易物,我们用一块一掌宽的红色布料(染色织物),就能换到一张完美得没有一点破损的优质毛皮。

”为英国“发现”北美洲的意大利航海家乔瓦尼·卡博托(Giovanni Cabot)自维京人离开北美定居点几百年后,欧洲进入了地理大发现时代!

欧洲各国的远洋探险活动变得非常频繁,其中受英王亨利七世之托的意大利航海家乔瓦尼·卡博托(Giovanni Cabot)于1497年6月24日在北美的某处海岸登陆,再一次“发现”了北美洲!

乔瓦尼·卡博托发现北美洲的探险路线但这一次,以及之后的几次探索北美洲的航海发现,并没有让英国人立即开始殖民北美洲,因为这时的欧洲人追求的还是东方的丝绸、香料或黄金、白银等贵金属,对无贵金属矿藏和香料的土地,并没有太多的欲望。

为英国利益而战的乔瓦尼·卡博托几次探险路线ps:1607年4月26日,英国才在北美洲成功建立起第一块永久殖民地——弗吉尼亚(之前的殖民都失败了),法国与荷兰差不多也是在这个时候建立的北美殖民地(法国于1605年在北美建立罗耶尔港(Port Loyal))。

欧洲航海家画出的北美地图(局部)虽然英国人没有立即进行殖民北美洲,但这些航海发现却为接下来的殖民打下了基础!

这是世界上鱼类资源最丰富的海洋渔场之一,当地海域盛产鳕鱼和鲱鱼,这使得英国的渔民不需要再和其他欧洲国家争夺英吉利海峡和冰岛的渔场就能捕获大量鱼类!

纽芬兰大浅滩是世界上鱼类资源最丰富的地区之一,盛产鳕鱼ps:鱼类在欧洲是非常重要,并流行的食物,因为欧洲每年都有很长的宗教斋期(长达166天),而在斋期里,信教的欧洲人是不能吃代表“性热”的红肉,只能吃“性寒”的水生动物,而鱼类尤其受宠,成了欧洲人廉价蛋白质的主要来源。

如荷兰的前身——尼德兰,就曾为了捕捞北大西洋上的鲱鱼而不惜和苏格兰人打了三场战争!

纽芬兰的欧洲渔民纽芬兰大浅滩的鱼非常多,当时到达此地的欧洲人记录道:“只要把石头放在篮子里,然后把篮子沉到水里,那篮子马上就装满了鳕鱼”。

另一位到此的海员则形容道:“鱼群是那样的稠密,我们简直就是踩在鱼群的背走上岸的”。

“架上一口锅,不等水烧热,做晚饭的鱼就已经抓足了”!

被鳕鱼吸引而来的渔民将是欧洲各国殖民美洲的先锋到1534年法国探险家雅克·卡蒂埃(JacquesCartier)来北美东海岸探险时,已经有大约150艘法国渔船,和其他地区的近300艘捕鱼船定期来此处海域捕鱼了(英格兰、爱尔兰、葡萄牙、西班牙等国的渔民都会来此渔场捕鱼)!而这些渔民正是欧洲人殖民北美洲的先锋!

最初这些渔民也不会冒险上岸,更不会殖民,他们一般都是在海上捕完鱼后就立刻回家(当时欧洲渔民们一次捕鱼活动,往往要出海九个月),但后来渔民们为了携带更多的渔获回家,纷纷将捕到的新鲜海鱼制作成鱼干(鱼干能减少在船上的占地空间,还能少放些盐),以延长其保质期。

纽芬兰岛上的鳕鱼干而制作鱼干就意味渔民必须上岸才行,因为只有在陆地上,渔民们才能找到能晒大量鱼干的空间,这也致使渔民们必须要在北美洲陌生的陆地待上几个月以等到鲜鱼变成鱼干后才能回国,所以很多渔民们都在海岸边建立了小屋或帐篷以便定期居住。

正是在这种环境下,欧洲人和印第安人出现了友好互动,一些大胆的印第安人开始和这些外来者做生意!

他们会用毛皮和欧洲人交换当地少见的零食、斧子、刀具、鱼钩和衣物等货物,印第安人非常喜欢这些“不值钱的小玩意”,甚至会把身上穿着的衣物脱下来和欧洲人交易(印第安人穿过的毛皮是最有价值的),然后拿着铁器光溜溜的回去!

戴毛皮的印第安人欧洲渔民们对这种交易更是来者不拒,因为交易给印第安人的铁器等货物并不值钱,而毛皮特别是河狸皮、猞猁皮、熊皮等在欧洲却是堪称软黄金的存在!

就这样,贸易双方都用自认为不值钱的东西换回来自认为很宝贵的东西,所以双方都对这项交易感到满意,都觉得自己赚到了!

美洲的野生动物因此印第安人和欧洲渔民之间的毛皮贸易变得兴盛起来,从最初的个人行为变成了涉及当地大多数人之间的盛会,甚至还形成了周期性的交易季!

因为这些欧洲渔民的主职还是捕鱼、晒鱼,当渔获被晒成鱼干后,他们就会将鱼干装船回国,等到下一年再回来,而印第安人就会抓住这一段空窗期来囤积毛皮,以等待欧洲渔民下次到来交易。

很多居住在沿海的印第安人甚至都变成了“中间商”,会拿着货物跟内陆的印第安人交换毛皮,然后再将毛皮倒卖给欧洲人,以从中赚取好处。

身穿毛皮的印第安人欧洲人记录下了这些印第安人对毛皮贸易的渴望:“这些人(印第安人)迫切地渴望与我们进行交易…

他们将皮毛绑在长杆顶部来回挥舞,示意我们登陆交易,当我们不想交易准备要走的时候,印第安人干脆坐上七条小船下水来追我们,他们做出了各种表示喜爱和欢乐的手势,好像非常想要获得我们的友谊”。

哪怕是一些对欧洲人抱有敌意印第安人也不能阻挡毛皮贸易的“魅力”:“这些谨慎的印第安人会走到海边那些碎浪最猛烈的地方的礁石上,而我们只能划着小船接近,等他们用绳子把他们愿意的物品送下来,同时他们还不忘大喊着提醒我们不许靠岸…

之前在北美洲探险的欧洲航海家,虽然也曾和印第安人进行过毛皮交易,但他们想要寻找的是通往亚洲的航道或黄金、白银等贵金属,对毛皮这种“软黄金”的兴趣不大,本身也没有专门携带太多用于和印第安人进行交易的“不值钱小玩意”,所以探险者和印第安人之间并没有出现成规模的毛皮贸易。

其实欧洲社会对毛皮的需求是持续旺盛的,欧洲人认为:“在所有的奢侈性装饰品中,没有什么比毛皮更光鲜,更大方,更珍贵的了。

”他们早在中世纪时就因为虚荣心而杀死了欧亚大陆上数以百万计的动物以获取它们的毛皮(欧洲中世纪大贵族们的奢华!

而欧洲商品经济的大发展,使得社会上出现了更多富人和中产阶级,毛皮的需求市场变得更加广阔。

长有毛皮的野生动物很多欧洲商人为了获得毛皮,甚至不惜重金建立起“莫斯科公司”,专门花大价钱从俄罗斯进口毛皮,但这一时期的俄国因为还没有疯狂扩张领土,其毛皮产量还跟不上欧洲市场的需求。

做毛皮贸易的“俄罗斯”人而就在欧洲内部的毛皮来源逐渐枯竭的时候,欧洲人发现了盛产野生动物的北美洲!

欧洲社会也在这一时期兴起了新的时尚——河狸毡帽(后来又流行起毛皮的外衣、手套和被子等),在当时的欧洲社会里,河狸毛皮制作的毡帽成了社会地位和资产的最好证明!

河狸毡帽头戴河狸毡帽的欧洲绅士们欧洲毛皮市场的火爆场景刺激了专业毛皮商人的产生,很多欧洲渔民都放弃主职工作,开始专职做毛皮贸易(倒卖河狸皮和熊皮),因为与靠量取胜的鱼干相比,毛皮更值钱,也更容易运输,而且还不需要经过繁琐的加工。

加工毛皮渔民们从印第安人手里收上来的毛皮本身就是加工好的,其最重要的清洁与鞣制工作印第安人都已经完成了(印第安人穿过的毛皮是最好的,因为汗水能让绒毛变得更紧密),毛皮商人只需要将其运回国内,直接卖给裁缝或制衣商就行!

熊皮在欧洲也非常受欢迎,因为熊代表勇敢、勇气,欧洲近代士兵就以戴熊皮帽为荣在欧洲渔民们当中,对毛皮贸易最为感兴趣和投入的是法国捕鱼人,巴黎的市场开出了让他们为之疯狂的高价,所以遍布纽芬兰的南、北、西三岸的法国渔民纷纷抛弃老本行,抢在荷兰人和英国人之前在北美州建立起长期性毛皮交易点!

就这样“渔业成了毛皮贸易之母,变成了母国殖民新法兰西的各种尝试的基础”。

法国国王还特意授予一些毛皮商人在当地的毛皮垄断权,并于之后建立了以毛皮贸易为主的殖民地——魁北克。

到17世纪前叶时,法国人在北美的毛皮生意就已经做得很大了,他们每年都能将15000~20000张毛皮运回欧洲本土。

印第安人使用毛皮和欧洲人换枪支在法国的支持下,法国人在北美洲的殖民速度很快就超过了英国,所以这段时期的毛皮贸易主要以法国人为主导(英国要等到18世纪时才逐渐取代法国在北美的地位),而荷兰出于对于法国毛皮贸易厚利的嫉妒,也派遣了航海者前往美洲大陆建立定居点,并进行毛皮贸易。

到达北美洲的探险家,为自己的国家占下领土,宣示主权荷兰在毛皮贸易上的热情并不比法国人差,这帮贪婪的商人一直都是欧洲毛皮贸易的重要参与者,他们从很早之前就将从俄罗斯获得的毛皮贩卖到欧洲各地以获取厚利,在毛皮贸易上有丰富的经验和渠道,现在找到了更便宜的毛皮来源,荷兰人当然会在殖民上花大力气。

欧洲人探索北美时所使用的船只(复制)就在受雇于荷兰的航海家亨利·哈德孙于1609年第一次航行到北美洲的两年后(1611年),急切想赚大钱的荷兰毛皮公司就组织起船只驶向“能发大财的地方”,而之后听说同行在北美洲发财的其他荷兰商人们也纷纷驾驶着商船来到北美洲和印第安人进行毛皮贸易。

荷兰人在北美洲建立的殖民地——新阿姆斯特丹就这样,被北美洲毛皮所吸引而来的欧洲人越来越多,并靠着毛皮贸易的收入在北美洲东海岸地区建立起更多的定居点,以及殖民地,所以有欧洲学者说:“没有毛皮的故事,就无法理解格兰德河以北这片大陆的早期历史”。

欧洲人和印第安人之间的毛皮贸易如果说上面说的例子太过宏大,大家无法正确看清毛皮贸易对欧洲人殖民北美洲东部的重要作用,那么一起来看下面这条比较细致的小例子:现代人们在谈到美国的历史时,总是离不开它的前身——英国在北美洲先后建立的那13个州的殖民地,而在这些美国最早的基本盘中,有一个殖民地最为特殊,那就是创立了美式感恩节的普利茅斯殖民地!

传承着由他们创办的感恩节,并将这些殖民者所签订的《“五月花号”公约》视为美国历史上第一份重要的文献,认为这是美国建国的奠基!

普利茅斯殖民地地图普利茅斯殖民地的建立是美国历史中的大事,而且普利茅斯殖民地建立与幸存也非常不容易,在此之前,英国只在北美洲建立起一个成功的殖民定居点——詹姆斯镇。

河狸首先,普利茅斯殖民地里的英国殖民者,很大一部分是对英国国教持异议同时又极端信仰上帝的“清教徒”,这些在英国人嫌狗憎的异端将《圣经》作为他们信仰的唯一权威和核心!

当时的普利茅斯殖民地总督记录了他们刚登陆北美时的艰难:“我们那时连活下来都很难,每天忙着埋葬去世的同胞。

”是《圣经》给了这些清教徒和殖民者面对新生活的信心,给了他们在陌生土地上从事商业贸易、生产耕种的勇气和信心,使得殖民者们能够不断地开拓和征服新大陆!

当时在英国内战中建立的著名者——克伦威尔就是虔诚的清教徒,在他以及他的清教徒同胞们掌握英国之时,虽然完成了资产阶级对封建主义的暴力革命,还顺便砍掉了国王的脑袋,但他们也将自身的信仰强加給所有的英国人!

他们在全国范围内禁止了舞会、游戏、圣诞节、饮酒和吸烟等娱乐活动,甚至还严格限制每个英国人的食物种类和数量!

殖民地村庄而这些清教徒刚建立普利茅斯殖民地后的十余年里,最主要的收入来源就是将从印第安人那里获得的皮毛(主要是河狸皮)转卖到伦敦以获得收益!

和美国人做毛皮贸易的印第安人因此河狸毛皮成了殖民者赖以生存的经济来源,因为“除了毛皮贸易,我们没有别的方法获得最需要的食物和衣服”,正是这项交易让他们有了购买物资和偿还债务的能力!

所以河狸(毛皮贸易)对普利茅斯殖民地的存续与成熟都起到了至关重要的支柱作用,直接塑造了美国的历史走向。

英国早期在北美的殖民地其实不只是普利茅斯殖民地将毛皮贸易视为自己的支柱,其他英国殖民地,如弗吉尼亚州的詹姆斯殖民地也将毛皮贸易视作本殖民地的重要资产,但詹姆斯殖民地并不重视毛皮贸易,因为当地最主要的经济动力是烟草贸易!

而普利茅斯殖民地打一开始就将毛皮贸易作为本殖民地的经济命脉,他们会想尽一切办法和印第安人进行毛皮贸易!

最初殖民者用从欧洲带来的稀缺小玩意交换,后来“欧洲货”用完了,殖民者又改为使用玉米等农作物和印第安人交换毛皮。

《毛皮商人在密苏里顺流而下》毛皮还是推动新生美国的领土向西扩张的重要动力,因为经过殖民者几百年的过量猎取毛皮(当时的口号是"趁有皮毛赶紧剥”),北美洲东部的很多动物都已经很少见了,要想找到更多的毛皮,美国人就必须翻过阿拉巴起亚山脉向密西西比河流、甚至向太平洋沿岸扩张才行。

印第安人猎野牛虽然现代人总是将美国西部的土地归结为某某探险家最先发现的,但其实首先发现这些新土地是那些无人知晓其姓名毛皮商人!

毛皮猎人有位美国历史学家在了解到毛皮贸易对本国的意义后,说出了这样一段话:“毛皮商人面前是未经探索的蛮荒之地,他们身后是由他们开辟出来的道路和不断扩大的殖民活动浪潮,皮毛交易者就是这样在新大陆上拓荒的!


以上是文章"

哪怕是一些对欧洲人抱有敌意印第安人也不能阻挡毛皮贸易的“魅力”:“

"的内容,欢迎阅读孔德信息网的其它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