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德信息网

2014年,在内部不断的压力下

简介: 2014年,在内部不断的压力下,英国国防部被迫采取行动,尽管一些证据确凿,却没有一名英军士兵被起诉。

近期,澳大利亚特种在阿富汗滥杀平民细节的曝光,引发国际舆论热议。

一方面,澳大利亚军队的备受谴责,另一方面,阿富汗,这个陷入无穷无尽战争的中亚山国,那里的平民所遭受的苦难,也再次引起世界的关注。

11月19日,澳大利亚军方公布报告, 承认在2005年至2016年期间,澳大利亚驻阿富汗特种杀死了至少39名手无寸铁的阿富汗士兵和平民,甚至包括未成年人。

来自阿富汗乌鲁兹甘省的年轻人米尔扎,就是无辜的被害者之一。

米尔扎的母亲:他们残暴地打死了我的儿子,他根本就没有犯罪。

米尔扎的弟弟:他们向他放狗,然后近距离向他开枪米尔扎死后,澳大利亚军人捣毁了他的家,但并没有搜到任何武器,之后便扬长而去。

另有当地人控诉,8年前的一个晚上,一些澳大利亚军人闯入民居,杀死了8个平民,包括3名妇女和一个孩子。

被害人的儿子:我需要公正,我也希望我们可以获得赔偿,我们失去了亲人,饱尝痛苦。

他们杀害了我的父亲,也摧毁了我们对于生活的希望。

2013年4,一名澳军下士砍下3个被杀武装分子的手,目的是为了取得指纹,而获得的惩罚仅仅是被开除;12月1日,一张澳大利亚特种兵用塔利班士兵假肢喝啤酒的照片,又被媒体曝光。

就连澳军方在报告中也不得不承认:本章节描述的可能是澳大利亚军事史上最可耻的一段…

”而报告中更多澳军士兵实施的具体罪行,却以“安全与隐私”为由,被涂黑了。

更有甚者,当一位中国的漫画作者以讽刺作品揭露这种战争罪行时,却反遭澳大利亚和“五眼联盟”其他国家的指责。

每个阿富汗人都希望那些澳大利亚士兵被送交法院,因为他们在阿富汗战斗时犯下的战争罪被送交法院。

民众感谢中国与阿富汗人民站在一起事实上,在阿富汗犯下战争罪行的远不止澳大利亚军人。

2012年10月,阿富汗南部小村庄LOY BAGH ,两个家庭的4名男孩在家里聚会时,被实施夜袭行动的英军航空特种兵枪杀。

而在事后的中,英国却表示,怀疑这4个孩子是塔利班武装分子和指挥官。

那是不可能的,没有什么理由可以解释这些孩子的遇害,他们完全是无辜的,他们非常年轻,还在上学。

2014年,在内部不断的压力下,英国国防部被迫采取行动,尽管一些证据确凿,却没有一名英军士兵被起诉。

2020年12月7日,美国布朗大学“战争代价项目”发布报告指出,自2017年以来,死于美国及其盟国空袭的阿富汗平民激增了330%,仅2019年就有约700人丧生。

加兰·耶拉尼·祖瓦克 阿富汗分析与建议中心:造成平民伤亡的最大的原因之一 是轰炸,现在对美国军队来讲,(轰炸)没有任何限制。

为何阿富汗平民伤亡再创新高美方甚至承认,伤害阿富汗平民是其“军事战略的一部分”。

2017年以来,随着美军地面数减少,美国放宽了对空袭的限制。

2018年10月12日,在卡塔尔斡旋下,美国同塔利班开始接触并举行第一轮谈判;2019年9月7日,特朗普突然在推特上宣布,他曾计划8日同阿富汗总统加尼及塔利班代表在戴维营会晤,但因阿富汗发生针对美军士兵的而取消。

这也从另一个侧面解释了,为什么美国和盟国一起打了那么多年阿富汗战争,塔利班依然存在。

阿米娜,2020年5月12日出生于喀布尔的一家医院。

纳杰布拉·比那 阿米娜的医生:我真的很高兴,因为大约一个月前我看到她的时候,她(康复)取得了巨大的进展,从她的发育情况和腿伤来看,一切都很好。

然而,更多死去的无辜的婴儿,只在这个世界上存活了几天或是几个小时,甚至连名字都没有留下。

阿富汗分析与建议中心 祖瓦克:美国刚来时只有塔利班和基地组织,现在阿富汗有超过20个恐怖组织(断点),美国在阿富汗的活动是在增加恐怖主义、制造战争和不稳定。

阿富汗战争缘何久拖未决赫尔曼德省,位于阿富汗南部,是塔利班势力最大的一个省。

2019年4月,英国广播公司资深记者李斯杜塞冒险进入该省省会拉什卡尔加,试图揭开阿富汗的真实一幕。

哈希姆·哈马德 商店老板:充电器,充电器和播放器记者 李斯杜塞:音乐播放器,他们(塔利班)以前是禁止这些的,如今塔利班说他们想分享权力,他们想要和平,你相信他们吗?

哈希姆·哈马德 商店老板:塔利班是这个国家之子,是来自山地的狮子,如果他们回来了,我们不必害怕自己的兄弟。

协议规定美国将在未来14个月内分阶段撤军,塔利班则承诺阻止其成员和基地等组织进行威胁美国及其盟友安全的行为。

舆论认为,这一协议的签订意味着经过19年漫长战争,阿富汗塔利班从“武装团体”变成阿富汗的“派系”,是妥妥的谈判赢家。

而对美国而言,和谈协议突然达成,则是为了在大选年为特朗普的外交“成绩单”增加亮点。

一场阿富汗战争,打了快20年,如今驻阿美军中已经出现了“战争同龄人”,却迟迟不见和平的到来,许多美国媒体因此将阿富汗战争称为“无尽之战”。

急于战略收缩的特朗普,今年与塔利班实现和谈,又声称要在明年初从阿富汗撤军。

理由是:弗鲁努瓦参与了伊拉克和阿富汗战争的战略制定,担心她担任防长,将会延续美国“无休止战争”的方针。

然而,事实是,从阿富汗开始的美国反恐战争打了19年,如今的美军高级将领几乎都在阿富汗战场待过。

如今获得提名的奥斯汀,就曾在2003年9月以第10山地师师长身份进入阿富汗,指挥美军在阿富汗维持“治安”。

明年1月入主白宫后,对于拜登和他的防长而言,如何“体面撤出”阿富汗,将是一道大难题。

北约秘书长 斯托尔滕贝格:没有人愿意在阿富汗待太久,在今后几个月里,我们将继续根据当地的情况评估我们的军事存在,我们面临着两难的境地是冒着让阿富汗再次成为国际恐怖分子避风港的风险。

斯托尔滕贝格的话,代表了盟国对拜登的提醒。

早在2014年,北约就结束了在阿富汗的作战行动,但仍维持着1.2万人的驻军。

”而一旦美国撤军,阿富汗的未来,究竟会被交到谁的手中?

在塔利班控制了70%以上地区的赫尔曼德省,战争使萨利姆一家付出沉重代价。

如今塔利班虽然暂时撤离了他们生活的区域,但萨利姆对于和平仍不报希望。

萨利姆·穆罕默德:这不可能,不可能与塔利班实现和平,他们不懂得和平的含义。

巴斯拉 阿富汗女孩:以前,我们住在塔利班控制的前线地区,当时面临很多问题,自从我到这里后,就可以继续学习了,过去没有学校,现在我们上课了,将来我想成为某种像老师或是医生这样的人。

李斯杜塞 BBC记者:为什么国际社会如此强烈地感到要援助阿富汗女童教育是原因之一,这是塔利班最坏的后果之一,不允许女孩和妇女接受教育。

与塔利班进行和谈,这将成为当前最大的问题。

阿富汗总统 加尼:如果一个协议是关起门来暗中签署的,在未来执行中会面临根本的问题阿富汗总统加尼:并未承诺释放5000名塔利班关押人员要求阿富汗释放5000名塔利班关押人员,美塔协议中的这一条款,就让加尼十分不满。

这已是一周之内,发生在喀布尔的第二起校园。

喀布尔大学学生:没有哪里让人感到安全,早上醒来,你安排好一天的计划,但你不知道到了晚上,你是可以安然返回家中,还是会成为一具尸体被人送回去。

自2001年阿富汗战争爆发以来,一代阿富汗人生在战乱中,长在战乱中,没有见过和平的模样。

拜登胜选后,许多美国媒体都在问同一个问题:“拜登能结束这场无穷无尽的战争吗?

”的确,19年的战争,阿富汗的苦难没有终结,美国对“体面离开”的要求也越来越低,如今这个难题马上就要交到拜登手上,如何从这个“帝国坟场”抽身,塔利班会不会重新掌握,阿富汗的和平能不能真正实现,这些都是未知数。


以上是文章"

2014年,在内部不断的压力下

"的内容,欢迎阅读孔德信息网的其它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