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德信息网

因此,在10月17日11时25分

简介: 因此,在10月17日11时25分,栗田健男命令“八纮丸”号和“雄凤丸”号前往文莱湾去给自己的舰队补给,并从自己的舰队中抽出“满潮”号(Michishio)和“野分”号(Nowaki),让两者为油轮护航。

著:H.P.威尔莫特译:马哈拉什维利 何国治日本的“决战”意图以及他们将把航空兵部署到菲律宾作为“决战”的一环,导致日本海军只能一条道走到黑。

该论点的核心便是这样的一条推理路线:如果打击舰队要对抗美军在滩头部署的两栖、支援和掩护舰队的话,日本海军必须在美军登陆的两天内完成此项任务,即任务完成的时间不能晚于1944年10月22日。

10月24日16时,美军第六集团军的部在滩头成功建立,这标志着美军的两栖登陆已告一段落。

而在10月24日23时59分之前,部署在莱特湾的美军只有3艘主力战舰、1艘攻击型运输舰、23艘坦克登陆舰、2艘中型登陆舰和28艘自由舰(Liberty Ships)。

现在,日本帝国海军的基本判断引发了一堆问题,因为显而易见,菲律宾地区没有任何一个美军可能登陆的滩头,是日本海军编队两天内能赶到的。

(上图)美军两栖登陆接近莱特岛,摄于1944年10月日本帝国海军无法及时赶到滩头迎击美军,它的无能是这样一个现实导致的:散落各处的日本舰队要穿过数千英里来迎击一个具有绝对优势的敌人,这个敌人拥有强大的决策能力,在天时、地利和人和方面都具备打赢一场战役的能力。

如果说这是日本在任何情境下都无法和改变的现状的话,那么另有一件事加剧了日军的颓势,那就是日本在油料补给、油轮数量上捉襟见肘。

日本海军的海上补给能力不断被削弱,舰艇航程和航速也进一步限制了他们的战略机动能力。

海上补给的短板对日本海军来说,他们只在1941年年末时才真正具备海上补给能力。

在美国太平洋舰队的日本海军单位从千岛群岛的择捉岛(Etorofu Island)出发三周之前,日本帝国海军才进行首次海上补给作业。

现存的油轮数量无法同时满足国家和军队的需要,而日本帝国海军仅剩的油轮,又与当时他们训练、运输和作战的需求相悖。

这些在1941年之前建造的民船,无法适应海上机动补给的环境。

不断下降的船艺标准,以及在数量和质量上共同下滑的劳动力水平,都给民用油轮的补给能力造成了极大的限制。

(上图)日本海军“建川丸”号油轮,1944年5月24日被美军潜艇击沉日本绝不能丢弃海上补给作业的科目知识和宝贵经验,但是当1944年春季和夏季日本海军的战损不断上升时,他们便开始摆脱战略机动能力的“束缚”。

18艘油轮(合计167976吨)的损失实在是太巨大了,我们可以通过如下数据来衡量上述损失的现实意义:在战前,日本总共拥有49艘油轮,每艘油轮大约2000吨左右或稍微大一些,而日本帝国海军只专门建造了12艘油轮,这个数字不包括军方征用的民船。

1944年春季和夏季的油轮损失,极大地削弱了日本海军的海上补给能力,不过另有一点我们要注意,在1944年10月下半月,栗田健男的舰队依据计划,进行了一系列的海上补给演练。

显然,日军试图恢部分复战略机动能力,以为未来的“决战”做好准备。

油轮的分配与部署当日军将航母编队部署在近海,而将打击舰队部署在新加坡南面,即林加岛的港口时,美军在菲律宾地区的任何行动都会让日本最高统帅部束手无策。

也许打击舰队能在途中重新加油,或是在某个舒适的港湾,比如北婆罗洲的文莱湾、巴拉望中部北岸的乌卢甘湾(Ulugan Bay),或位于巴拉望和民都洛之间的卡拉棉群岛的科伦湾进行燃油补给,但一旦爆发,舰船航速就会飙升,油料消耗就会随之大幅增加,燃油补给仍旧是个问题。

战列舰和重巡洋舰没有这样的顾虑,因为它们往往存有足够的燃油,而且在长时间维持经济航速之后,仍然可以应付高机动性的作战行动,但轻巡洋舰和驱逐舰可就没有这种本事了。

如果打击舰队并不具备海上补给能力的话,它们就不得不在某个港湾进行补给,所需的时间成本是难以接受的。

(上图)停泊于文莱湾的日本海军战列舰与重巡洋舰,摄于1944年10月面对即将到来的战斗,日军统帅部指派了6艘油轮,编入栗田健男的舰队。

此后,日本海军还获得了另外两艘油轮——“八纮丸”号(Hakko Maru)和“日邦丸”号(Nippo Maru)。

这两艘船原属于陆军,但在双方参谋进行了激烈的讨论后被海军征用。

除了位于海南岛的“日荣丸”号和前往澎湖列岛(Pescadores)之马公(Makou)的“良荣丸”号外,所有其他的油轮在栗田健男舰队受命出发之时,都位于新加坡。

因此,在10月17日11时25分,栗田健男命令“八纮丸”号和“雄凤丸”号前往文莱湾去给自己的舰队补给,并从自己的舰队中抽出“满潮”号(Michishio)和“野分”号(Nowaki),让两者为油轮护航。

之后,栗田健男命令“万荣丸”号和“严岛丸”号,与“千振”号(Chiburi)海防舰和第19号海防舰(C.D.19)会合;命令“御室山丸”号和“日邦丸”号,在“由利岛”号(Yurijima)和第27号海防舰(C.D.27)的护航下,与前面的编队共同前往文莱湾。

两个编队分别在19日与20日出发,但它们也仅仅能保证在战斗过后给栗田健男的舰队供油。

这些编队在10月22日到达文莱湾,那时栗田健男的舰队已经离开了。

与此同时,联合舰队部命令“日荣丸”号油轮,在“仓桥”号海防舰(Kurahashi)和第25号海防舰(C.D.25)的掩护下,前往科伦湾。

这一编队在10月18日18时30分出发,但该编队的护航指挥官却建议其前往乌卢甘湾,即位于巴拉望中部北岸的锚地,因为科伦湾的锚地正处于美军陆基航空兵的打击范围之内。

“日荣丸”号和它的“护花使者”在10月22日到达乌卢甘湾。

(上图)日本海军“野分”号驱逐舰出航前的燃油补给日军油轮的部署计划和具体位置,显然对作战行动极为重要,而补给燃油只是栗田健男舰队到达文莱湾后,展开的两大主要军事活动中的一个。

栗田健男的舰队在10月20日到达文莱湾附近海域,他本人在9时18分命令舰船在港内锚地自行停泊,所有的舰船都在11时至12时30分这个时间段完成了驻港停靠。

因为“八纮丸”号、“雄凤丸”号和它们的护航舰艇尚未到达,栗田健男遂命令重巡洋舰向驱逐舰输送燃油,战列舰则向重巡洋舰输送燃油。

整个舰队的补给在10月22日早上5时告一段落,约3个小时后日军舰队便出发远行了。

夕云级驱逐舰能够以18节航速航行5000海里,表面上看从文莱湾到莱特岛的距离尚在其航程之内,但若从现实出发,考虑到在与美舰正面时需要提高航速,萨马岛和莱特岛则几乎是舰队航程的极限。

栗田健男在电告联合舰队总部时谈道,如果他的舰队要赶在10月24日入夜前到达莱特湾,航速就必须维持在16节,油料剩余约五分之三;但如果要赶在10月24日早晨到达莱特湾的话,舰队则必须提速至20节,最终只能剩下一半的油料。

虽然栗田健男也能调配另外的油轮,但关键在于,他的舰队已经失去了在萨马岛和莱特岛相关海域执行高速作战行动的能力。


以上是文章"

因此,在10月17日11时25分

"的内容,欢迎阅读孔德信息网的其它文章